第 64 章 番外(三)_禁止惹火
笔趣阁 > 禁止惹火 > 第 64 章 番外(三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 64 章 番外(三)

  蜜月旅行依旧是傅亦铭安排的,在丹麦。封莞也很喜欢这个充满童话色彩的国家。

  这些年跟着傅亦铭到处出差,其实去过不少地方,但每次都来去匆匆,很少能停下来看看沿途的风景。

  封莞很期待这次的旅行。

  然而一出机场,她就被迎面的冷空气吹得恨不能立刻回临城。

  她裹紧了大衣,缩了缩脖子,说:“好冷。”

  傅亦铭敞开大衣裹着她拥进怀里,低声问:“这样呢?”

  封莞双手环住他的腰,说:“好一点儿。”

  二月份的哥本哈根,气温经常在零度以下。

  好在酒店里的暖气足够温暖,封莞一到酒店就脱掉大衣,洗了个澡,换上舒服的衣服,怎么都不愿意再出门。

  这种天出去玩,简直是受罪。封莞真不搞不懂傅亦铭为什么会选这个季节来。

  恰时傅亦铭也洗完了澡,他吹干头发从浴室中走出来。

  封莞正躺在床上玩手机,闻声目光瞥过去。

  傅亦铭只裹了一条浴巾,刚吹好的头发蓬松凌乱,有种凌乱的美感。

  他裸着上半身,露出紧实的肌肉。他有健身的习惯,因此肌肉的线条十分干净流畅,尤其是那几块利落的腹肌,看上去极其色气。

  封莞的喉咙微滚,不自在地别开眼,嗔怪道:“你怎么不穿衣服?”

  傅亦铭早就把她眼中那点躁动收入眸底,闻声朝她靠过来,掀开被子的一角,钻进去。

  他的手不安分地往她腰上摸,淡然开口:“这不是为了图方便。”

  前段时间一直在忙婚礼,两人都有些疲,倒是真有段时间没有享受过夫妻之间的情趣了。

  可眼下还是中午...

  封莞拍了拍他不安分的手,说:“坐了那么久飞机,你不累?”

  “嗯。”傅亦铭面不改色地说:“我精力很充沛。”

  封莞无语地将他凑过来的脑袋推回去,身子往被窝里滑去:“我累了,要补觉。”

  封莞这一觉睡到了傍晚,醒来的时候傅亦铭正站在床边的穿衣镜前整理衣着。

  “醒了?”傅亦铭回头问她。

  封莞揉了揉眼,坐起身:“我有点饿了。”

  傅亦铭:“约了个朋友,我们一起去吃点东西。”

  “什么朋友?”

  傅亦铭轻声说:“留学时的同学,叫李阳,也是中国人。”

  封莞应了声,起身去化妆。

  傅亦铭倚在门口看她一层一层的往脸上糊,忍不住说:“你其实不化妆,就已经够漂亮的了。”

  封莞一边打着底,一边反驳他的话:“你可得了吧。明明我不化妆至少会显得老五岁,十分没气色。”

  傅亦铭不以为然:“那又怎么样,我觉得你漂亮就够了。”

  封莞懒得理他,只专心化妆。

  傅亦铭和李阳约的餐厅离酒店很近,他们到的时候李阳已经在等了。

  “嗨~,这里。”

  两人走过去,坐下。

  李阳瞥见封莞,立刻伸出手:“封小姐,是吧?久仰大名。”

  封莞礼貌笑着,正欲抬手与他交握。便见一只大手从一侧晃过来,轻轻将来人的手拍了回去,幽幽道:“握手就不必了,另外,你可以叫她傅夫人。”

  “嘶~你还真是没变样儿!”李阳低笑了一声,收回了手。

  李阳笑着对封莞说:“看你证件照,我就觉得你很漂亮,没想到那张证件照竟然只照出了你美貌的十分之一。”

  封莞含笑应下这句夸奖,好奇地看了眼傅亦铭,又问他:“不过你在哪里看过我证件照?”

  “就你们领证的时候啊。我们都好久没联系了,他突然发了结婚证告诉我结婚了。”李阳笑着说:“结婚第一时间告诉我,要不是看在他这么有义气的份上,我今天也不会要请他吃饭。”

  封莞想到刚领证那天,傅亦铭坐在书房里挨着挨打电话通知两人领证喜讯的模样,突然很想提醒李阳,傅亦铭发结婚证给他,绝对不是因为义气,而是单纯的想炫耀。

  但吃着人家请的饭,她也不忍心看他被泼冷水,便断了这个念头,只微微一笑。

  李阳“嘶”了一声,问封莞:“我其实特别好奇,你是怎么忍受得了他的?”

  封莞:“嗯?”

  李阳开始揭傅亦铭的短。

  “当初我们一起留学时,他其实挺不近人情的!他那时候住独栋别墅,我找不到房子住求助他,他宁愿花钱给我订酒店都不让我去和他一起住。”

  封莞微微笑着点头:“他有洁癖。”

  “对,而且他挺嘴欠的。”

  封莞回眸看了眼一脸漠然的傅亦铭,浅声道:“他是有点。”

  “对了,你知道我唯一一次去他家是干什么吗?”

  封莞摇摇头。

  “是因为他自己做饭把锅给烧炸了,不知道怎么处理!”李阳勾唇浅笑,不遗余力地将傅亦铭那点糗事悉数告知。

  “......”傅亦铭冷眼问他:“好笑吗?”

  李阳眯起眼说:“我只是好奇,你那么多毛病封小姐知不知道?”

  恰时服务员来上餐,正餐上完,又将三块小蛋糕放到三人面前。

  傅亦铭拿起叉子递给封莞,冷眸望向老同学:“说了,叫傅夫人。”

  李阳无奈地耸了耸肩。

  封莞尝了口蛋糕觉得不合胃口,就放下了叉子。

  她浅笑着接过李阳的话,说:“其实我是他的秘书,和他一起工作了六年。”

  “什么?”李阳不可思议。

  他不相信有人和傅亦铭朝夕相处过六年,还会选择和他结婚。

  正在他准备问封莞到底图什么时,只见傅亦铭微微侧目,问她:“不好吃?”

  封莞把蛋糕推给他:“有点腻,你尝尝。”

  傅亦铭拿起叉子,就着她刚才挖的那块缺口舀了一勺,放入口中。

  他这是在吃别人吃剩的蛋糕?

  李阳惊呆了。

  他惊讶出声:“你...”

  面前这对新婚夫妻同时抬眸看他,傅亦铭浅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  李阳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,说:“没事,就是想到一句古话,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。”

  傅亦铭懒懒收回目光,把自己的蛋糕推给封莞:“那你吃我这个,不是喜欢吃抹茶?”

  李阳:“......”

  封莞对傅亦铭的留学生涯表现出了极强的好奇心,她十分好奇傅亦铭那时候生活自理能力那么差,是如何独自一人在国外留学的。

  她瞥了一眼傅亦铭,转眸问李阳:“他那时候什么样?”

  “就很帅,整个学院的女生都围着他转的程度。”

  这个封莞绝对相信,虽然傅亦铭脾气不好,但那张脸足够惊艳,读书时绝对不乏桃花运。高子昂也和她说过,两人上学时傅亦铭在学校里人气有多高。

  “对了。当初是不是还有一个丹麦的妹子和你告白闹得挺大来着?”提到这个,李阳想起了往事,转眸问傅亦铭。

  “忘了。”

  封莞被勾起了好奇心:“闹得挺大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就是那姑娘喝醉酒去他家告白...”

  “吃都堵不上你的嘴?”傅亦铭指尖在桌面轻叩,截断了李阳的话锋。

  “行,不说了。”李阳拿起了叉子,又说:“对了,明天这里有个拍卖会,我这有两张入场券,你们闲着没事可以去玩玩,遇见喜欢的可以拍下来,当你们蜜月的纪念品。”

  傅亦铭懒懒应下。

  吃完饭,和李阳道别后,傅亦铭问封莞要不要逛逛。

  封莞实在受不了丹麦这鬼天气,一到夜气温又低了几度,冻得她直跺脚。

  “太冷了,回酒店吧。”

  傅亦铭点点头,牵着她的手往酒店的方向走。

  街上的路灯昏黄,人行道上有几位金发老大爷,穿着极厚的羽绒服在遛弯。

  冰冷的空气中透出一丝淡淡的温馨。

  封莞任他牵着往前走,大脑却不受控制地想李阳刚才没说完的那半句话。

  那姑娘喝醉酒去他家告白...然后呢?

  她偏头看了傅亦铭一眼。

  察觉到她的目光,傅亦铭转过眸,问:“想什么呢?”

  封莞直截了当地问:“就有点好奇,人姑娘喝醉酒和你告白,你到底是怎么做的?”

  傅亦铭漫不经心地说:“没什么,我报了警而已。”

  封莞呛他:“你这也太没绅士风度了吧?”

  傅亦铭不悦地说:“被人缠半年,大半夜醉醺醺地敲门告白。换成你,你试试?”

  封莞想了想,问:“我不是都经历过?”

  “嗯?”

  “缠着我不让我去酒吧,我和许菁去联谊也跟着,还有大半夜喝醉酒到我家楼下告白...”封莞斜睨向他:“这些难道不是你做的?”

  “哦,怎么了?”傅亦铭理不直气也壮,“你也想报警?”

  封莞气结,无语地翻了个大白眼,甩开他的手,独自往前走。

  不料脚步刚迈出去,又被一只强有力的臂膀给拉了回来。她重心不稳,直直地向后栽去,落入一个结实而温暖的怀抱。

  “真想去报警?”傅亦铭盯着她,口吻像是在商量,“别了吧,不如我换另一种方式补偿你。”

  “什...”

  封莞话还没说完,他的吻便铺天盖地袭来。

  ————

  次日,傅亦铭的生物钟准时在八点把他叫醒。

  怀里的女人还在酣睡。

  窗帘没拉开,房间内的光线很暗,只一盏台灯泛着柔橘色的光。

  她窝在他的臂弯里,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意,显得有丝俏皮。他轻轻在她额上印了一吻,缓缓抽出胳膊,掀开被子下了床。

  封莞这一觉睡到快中午才醒。

  这里的天气冷得人直犯懒,又是难得的惬意假期,她窝在被窝里不想起。

  闭目休息了一会儿,她才挣扎着起床。

  傅亦铭正在套房的客厅里开视频会议,她没去打扰,独自去洗漱,然后继续钻到床上。

  等傅亦铭开完会走进来,她还窝在床上刷手机。

  “怎么还不起?”

  封莞打了个哈欠:“累。”

  傅亦铭瞥了她一眼:“昨天我可什么都没干。”

  “......”封莞坐起身,抓起床头的衣服往浴室走:“我又没说你什么!”

  傅亦铭抬臂拦住她:“干嘛去?”

  封莞:“换衣服。”

  “那还用去浴室?”傅亦铭微抬下巴示意她,“就在这儿换呗。”

  “......”

  说起来封莞还没有在他面前换过衣服。

  但俩人更亲密的行为都不知做过多少次,她现在再拒绝倒显得忸怩。

  于是她把手里的衣服搭到衣架上,不慌不忙地解开睡衣扣子。

  傅亦铭的目光始终黏在她身上。

  封莞故作漫不经心地说:“拍卖会是几点?”

  他淡淡回道:“下午两点。”

  “哦,那我们什么时间出发?”她不经意侧过身,脱下睡衣,将光洁白皙的背留给他。

  “早一点吧。”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涩哑,其中滚动着说不清的情绪。

  封莞听见他的脚步声渐渐靠近,随即她的脊背感受到一阵温热柔软的触感。

  傅亦铭的吻落在她的蝴蝶骨上。

  他淡淡开口,说话时温热的鼻息几乎将她的肌肤灼得滚烫。

  “早点回来,我们办正事。”

  ————

  拍卖会一家酒店的会议厅举行。两人到的时候,拍卖会刚好开始。

  封莞之前随傅亦铭去过不少这种场合,但都是带着公务去的。这次纯粹抱着玩的心态,倒是放松很多。

  这次拍卖的竞品种类繁多,有字画也有首饰。

  封莞对字画没有研究,听拍卖师用英语介绍着那一幅幅价值连城的字画,觉得十分枯燥乏味,忍不住打了个呵欠。

  正前方有对情侣,也是中国人,从一进场就在那旁若无人的亲亲我我,招人厌烦。

  封莞刻意不看他们,将目光投向台上。

  有几位工作人员捧着几个首饰盒走上台,向买家展示了接下来要拍卖的竞品。

  清一色的珠宝首饰。

  女人对于珠宝有着天生的迷恋,就算不买,看一整天不觉得乏味。

  于是封莞也打起精神挺直背欣赏。

  第一件竞品是红宝石项链,款式很别致,拍卖师报出了2万美金的起拍价。

  很快有人陆续加价。

  价格最终被加到了30万美金。

  封莞望向最后举牌的人,正是他们正前方的那对情侣。

  兴许是觉得拿下这件竞品胜券在握,面前的小姑娘十分欣喜地搂住他的腰,嗔怪道:“你花这么大一笔钱,你老婆知道了怎么办?”

  男人按着她的头来了个法式深吻,说:“她敢说什么,我一定打断她的腿。”

  看得封莞直犯恶心。

  她故意侧过身,对傅亦铭说:“你要是敢出轨,我绝对先打断你的腿。”

  声音不大不小,刚好能落入前面两人的耳朵里。

  因此,她话音刚落,那俩人的目光就齐刷刷望过来。

  傅亦铭知晓她这是在做什么,于是长臂揽过她的腰,浅声道:“畜生才喜欢外头那些残羹剩饭,我这个人很挑食,你不知道?”

  此言一出,那俩人的脸果断绿了。

  其中的男人操着一口地道的国语,气急败坏地说:“你他妈骂谁呢!”

  傅亦铭没理他,缓缓举起牌,报了个数字。

  举座哗然。

  50万...还是美元。

  封莞觉得傅亦铭疯了。

  拍卖师激动地喊着“there、two、one”最终一锤定音。

  面前那对“情侣”瞬间噤了声,纵使心有不甘,也不敢再多说什么。因为他们看得出来,这个矜贵的男人,他们得罪不起。

  这就是财大气粗的好处吗?封莞第一次切身体会到,有钱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。

  接下来的时间,傅亦铭又陆续拍了几件小东西。

  两人毕竟是来旅游的,贵重物品不易贴身放太多,于是拍卖会结束以后,傅亦铭和工作人员沟通,把竞品空运回国,只留下来那条红宝石项链给封莞拿着。

  回到酒店,封莞百般聊赖地坐在沙发上打开首饰盒,指尖勾起那条项链。

  宝石的色泽很饱满,切面割得极其精致,虽然不值50万美元,但也算得上极品。但款式比较偏复古风,和封莞的风格不搭,倒是比较适合林芷。

  她问:“这条项链更适合奶奶,等回国送给她。”

  “不行,这条你得留着。”他淡淡开口。

  封莞狐疑:“为什么?”

  傅亦铭挑起眉::“好提醒我出轨要被打断腿。”

  “......”封莞合上首饰盒,不满他这番斤斤计较:“我那是看不惯那俩人故意说的,你当什么真?”

  “嗯。不过我说的话你可以当真。”傅亦铭缓步朝她走过来:“我是真的挑食。”

  “所以这辈子,”他伸手掐住她的腰,“只吃你。”

  隔着单薄的布料,他掌心的热感蔓延至她的肌肤,充斥着绝对的掌控感。

  “忙了一天,也该办点正事了吧?”

  有的人死了,但没有完全死……

  无尽的昏迷过后,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,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。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,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。

 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,胸口一颤一颤。

  迷茫、不解,各种情绪涌上心头。

  这是哪?

  随后,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  一个单人宿舍?

 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。

  还有自己的身体……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。

  带着疑惑,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,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。

 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,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,外貌很帅。

  可问题是,这不是他!下载爱阅小说app,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

  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,工作有段时间了。

  而现在,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……

  这个变化,让时宇发愣很久。

  千万别告诉他,手术很成功……

  身体、面貌都变了,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,而是仙术。

 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!

  难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 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,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。

  时宇拿起一看,书名瞬间让他沉默。

  《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》

  《宠兽产后的护理》

  《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》

  时宇:???

 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  “咳。”

  时宇目光一肃,伸出手来,不过很快手臂一僵。

 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,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,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,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。

  冰原市。

  宠兽饲养基地。

  实习宠兽饲养员。网站即将关闭,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陌上风流的禁止惹火

  御兽师?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33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33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