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68 章 番外(七)慎买!_禁止惹火
笔趣阁 > 禁止惹火 > 第 68 章 番外(七)慎买!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 68 章 番外(七)慎买!

  傍晚时分,夏翘踩着饭点来找傅斯舟写作业。

  夏歆为了方便和封莞约饭,早在几年前和高子昂商量,把家搬到了他们隔壁。

  两个小朋友从小一起长大,关系也十分亲密无间。

  封莞多添了一双碗筷,招呼夏翘过来吃饭。

  夏翘也出落得亭亭玉立,从她的脸上依稀能辨得夏歆过去的几份影子。她还和小时候一样,爱吃甜食。

  一盘糖醋排骨被她吃了大半,她又眯起眼,抱着碗粥,讨好地问封莞:“姨姨,粥太淡了,我可以放点糖吗?”

  傅斯舟微微皱起眉,侧目望她:“还吃糖?当心你刚长出来的牙,又被蛀坏。”

  夏翘横给他一个眼刀:“放心,变成没牙的丑八怪我也不会赖给你做媳妇。”

  封莞笑着说:“去放点吧,不过不要放太多哦。”

  “谢谢姨姨!”夏翘娇俏地冲她笑笑,刚要站起身,手腕突然被人攥住。

  傅斯舟一手攥住她的手腕,一手端起她的粥碗挪远,道:“不准放。”

  夏翘伸手去夺,无奈傅斯舟腿长手也长,她压根够不到,只能气得跺脚:“傅斯舟,你怎么管得比我妈还宽!”

  两个小孩吵得人头疼,傅亦铭不悦地轻斥:“别闹,吃饭!”

  傅斯舟学着父亲的语气:“别闹,快吃饭!”

  “哼!”

  她不服气地坐下,恶狠狠地咬了口排骨。

  小姑娘脾气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
  不一会儿她又抬起眸,和封莞聊起学校里的趣事:“姨姨,你知道吗?上周我们班有女同学和傅斯舟表白了,还给他亲手做了爱心蛋糕。”

  “是吗?”封莞瞥了眼儿子,问:“舟舟,怎么也没听你说?”

  傅斯舟埋着头吃饭:“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  “她做的蛋糕可好吃了。哎...”夏翘突然偏过头,拽了拽傅斯舟的衣袖:“不然以后你娶她做媳妇吧,这样我每天都能吃到小蛋糕了。”

  傅斯舟随手拿起一块枣糕,塞到她嘴里:“你废话真多!”:筆瞇樓

  饭桌上瞬间安静——

  吃完晚饭,夏翘就抱着作业和傅斯舟一起回房间坐作业。

  “哎呀,烦死了。我不就是默写错了几个单词,老师都没说罚我,我妈非要让我一个单词写一百遍。好烦啊!”夏翘揉了揉酸痛的手腕,抱怨道。

  傅斯舟趴在她身边做奥数题,闻声头也没抬地说:“今天课上总共就默写了二十个单词,你错了十八个。老师不是不罚你,他是被你的才华折服到懒得搭理你。”

  “累死了!我要写到什么时候!”夏翘烦躁地摔下笔。

  傅斯舟看了眼表,催促她:“快写吧。”

  “哎呀,我不想写。”她两条秀眉深深蹙起,往椅背上一靠,吭吭唧唧就是不动笔。

  “傅斯舟。”夏翘突然叫他。

  “干嘛?”他在钻研一道极其复杂的数学题,没抬头。

  “不然你帮我写吧?”夏翘笑眯眯地凑近他,讨好地说。

  傅斯舟没理她。

  “我明天给你买肉霸堡!”夏翘试图诱惑他。

  傅斯舟懒懒答:“我不喜欢吃快餐,不健康。”

  “那我请你喝奶茶?多肉葡萄行不行?”

  “我也不喜欢喝奶茶。”

  夏翘咬咬牙,说:“那我给你买最新出的那款游戏机,总行了吧?”

  担心傅斯舟再拒绝,她补充道:“可要好几万块钱呢!”

  傅斯舟沉默不言,只埋着头继续算自己的数学题。

  夏翘没法子了。

  她缓缓趴到桌子上,脸压在桌面上缓缓朝他的试卷挪过去。

  傅斯舟视若无睹地继续在草稿纸上演算,直到她的脸快碰到他的笔尖,他才终于停了笔。

  夏翘的手指悄无声息地勾住他的衣袖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眨了眨,声音极轻极柔,像只无辜的小鹿。

  “舟舟...”

  “......”傅斯舟随手拨开她勾在他衣袖的小指,板着脸说:“懒不死你!”

  他这话就代表同意了。

  “yes!”夏翘激动地拍了拍手,手舞足蹈地站起身,问:“傅斯舟,我的东西在哪儿?”

  “床边柜子的抽屉里。”傅斯舟把她的作业本拿到面前,模仿着她的笔迹开始抄写。

  夏翘转身翻坐到他床上,拉开床头的抽屉,摸出那一盒五颜六色的指甲油,开始为自己涂指甲。

  正是刚懂得爱美的年纪,夏翘很喜欢这些小玩意儿。

  可是夏歆觉得她年纪小,担心指甲油对身体有危害,所以不让她玩这些。夏翘只能自己偷偷买了,藏在傅斯舟这儿。

  她给自己涂了个双色,不等晾干,就赤着脚跑下床,迫不及待地让傅斯舟欣赏。

  “傅斯舟,你看好看吗?”

  傅斯舟抬眸睇了一眼:“玩一会儿就卸了去,免得回去又被阿姨骂。”

  “哎呀我知道!”她把手伸到他面前,指尖晃了晃:“好看吗?”

  “嗯。”他闷声应了一句。

  ————

  封莞察觉到端倪,是因为张姨打扫卫生,在傅斯舟房间的垃圾桶里发现的一本练习本。

 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找夏歆商量,夏歆就风风火火登了门。

  “我觉得我也不笨吧,怎么生的女儿脑子那么不好使?”夏歆呷了口水,气得直喘气:“英语单词默写二十个错十八,我罚她一个单词抄了一百遍。结果怎么着,我今天给她听写了下。得,她一个也默写不对了!”

  夏歆崩溃地说:“这个月家教已经被她气走第四个了,我要疯了。”

  封莞安抚她道:“别生气了,不行就撒手让高子昂自己管。”

  “他?”提起高子昂,夏歆简直牙痒痒,“要依着他,翘翘什么都不用会,在家专心做他的小公主最好!”

  “其实...”封莞迟疑了片刻,艰难开口:“我貌似得和你道个歉。”

  夏歆问:“你道什么歉?”

  封莞小心翼翼地把那个练习本放到她面前,夏歆翻了两页,没看懂,说: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你不觉得舟舟的字越写越像翘翘的了吗?”

  张姨在垃圾桶里看到练习本,担心是傅斯舟不小心丢进去的,便随手翻了两眼,看里面有没有重要的东西。

  本子里没有什么内容,只密密麻麻写满了字,不过字形都不大一样,像是在联系模仿别人的字迹。

  张姨觉得新奇,就拿给了封莞看。

  封莞偶尔会帮两个孩子检查作业,因此一眼就看出来傅斯舟是在练习模仿夏翘的字。

  至于为什么模仿......

  答案在此刻也不言而喻了。

  “......”

  夏歆望着本子上蚂蚁似的爬满的字,沉默了好久,才开口问:“宝贝,做你们家的媳妇,脑子不好使也行吧?”

  封莞笑着道:“不然我们先订个娃娃亲?”

  夏歆认同地点头:“也行。”

  “不过这才初中,你们家小崽子未免也太早熟了吧!”夏歆感慨道。

  “倒也未必是初中才开始的。”封莞回忆了一下两个小朋友的成长轨迹,浅声道:“我记得翘翘小时候蛀牙,就是因为舟舟偷偷给她吃多了糖吧?”

  “那么早?”

  两家关系亲密,虽然孩子没出生前总打趣要订娃娃亲,但两个孩子真的待在一起玩,大人还是把他们当做兄妹看待,谁也没往别的方向想过。

  仔细想想,小时候傅斯舟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说夏翘是他的妹妹,从小到大,夏翘也是唯一一个能在他身边任性的女孩。

  或许他们年纪小,还不懂爱和喜欢究竟是什么,但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把爱意全部付诸了行动。

  夏歆啧了一声,又说道:“我说我快累死了,翘翘怎么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。敢情在家有个没原则的老爹,外面还有个没底线护着她的童养夫呢。这小丫头,本事不大,福气倒不浅。”

  虽然这点发现让夏歆郁结的心情轻松了不少,但是该给小朋友的教训,依旧不能少。

  她在封莞家吃吃喝喝,蓄足了力气待到两个孩子放学。

  夏翘和傅斯舟回到家,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夏歆和封莞,走过去打了个招呼,便要回房间。

  夏歆叫住两个人:“等等。”

  她举目望向夏翘:“我罚你抄的单词,是谁写的?”

  “当然是我了啊!”

  夏翘知道傅斯舟模仿起她的字体来那叫一个出神入化,肯定能骗得过妈妈,于是胆大地撒谎。

  她揉了揉手腕,道:“我写了好久,到现在手还酸着呢。”

  夏歆勾唇一笑,漫不经心地拿起那个练习本翻看着,再抬眸,目光落在傅斯舟身上:“是吗?”

  听她这么问,傅斯舟便知已经露馅了,再掩饰只会让情况更糟糕,于是十分识趣地认错:“是我帮她写的。”

  “呵!听见了吗?”夏歆一脸严肃地望向夏翘,“你现在都学会撒谎了啊。”

  不等夏翘回答,傅斯舟便替她开了口:“虽然夏翘撒谎不对。但我觉得阿姨,您也有做得不妥当的地方。”

  夏歆微微愣住,又听见他说:“单词出现错误,罚抄十遍就已经足够。您让她罚抄一百遍,根本就是在做无用功,消耗她的学习热情。”

  “......”没想到她训斥的话还没有说出口,就先被小朋友反将了一军。

  看见夏翘躲在傅斯舟背后,使劲点着头,夏歆更是气不打一出来。

  “行,这算我的错,那她半个月气走四个家教老师呢?”

  傅斯舟一板一眼地说:“那是家教老师没有耐心。”

  “就是!”躲在她身后的夏翘出声附和。

  得,什么都是别人的错,就没有她夏翘一点错!

  夏歆气得咬牙:“就她这副臭德行,哪个老师能有耐心?”

  “我有。”傅斯舟答得很快。

  不止夏歆,这会儿就连封莞都有些愣住了。

  他淡淡说:“阿姨你不用担心,以后她的功课我来补。”

  夏歆抿了抿唇,说:“你当阿姨傻啊,你都助纣为虐帮她写作业了。”

  “考试的时候又没法作弊,您等着看她的成绩就好。”

  就像当初他看见夏翘拔牙时哭得撕心裂肺,而意识到自己的错误,下定决心要管住她不吃糖一样,他也会为了不让夏翘被她说是“这副臭德行”而努力帮她补习功课。

  打从他有记忆起,他就是看不得夏翘受委屈。

  谁给的委屈都不行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全文完——

  笔力仍旧不足,我会慢慢进步~谢谢大家的陪伴~

  放个预收,大概是夏翘和小舟舟的故事。看到很多人吐槽傅总嘴贱不讨喜,就想让他的儿子无脑宠一下。

  《绝度宠爱》

  文案:

  临城商圈的贵胄都知傅斯舟沃鸣集团的唯一继承人。他性情倨傲,目中无人,是祖传的臭脾气。

  唯一敢在他面前撒野的只有高家千金夏翘。

 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。

  据传傅斯舟小学帮她写作业,初中她闹离家出走,傅斯舟砸了存钱罐陪她,就连她的牙都是幼儿园傅斯舟从家里偷糖给她吃,蛀坏的。

  后来在酒吧有男人问夏翘,傅斯舟冲她发过火吗?

  夏翘细眉轻扬,嘴里嚼着颗口香糖,举杯和那人碰了碰,嗤声道:“他不敢。”

  她悠然转眸,嘚瑟的目光刚好撞上不远处男人阴鸷的眼神。

  于是当天晚上,夏翘第一次在傅斯舟身上吃了苦头。

  此后,夏翘极其老实本分。

  因为她知道傅斯舟的底线有三条:不准她多吃糖,不准她和别的男人喝酒,还有——

  她只准吻他。

  喜欢你是我与生俱来的本领。

  有的人死了,但没有完全死……

  无尽的昏迷过后,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,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。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,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。

 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,胸口一颤一颤。

  迷茫、不解,各种情绪涌上心头。

  这是哪?

  随后,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  一个单人宿舍?

 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。

  还有自己的身体……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。

  带着疑惑,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,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。

 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,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,外貌很帅。

  可问题是,这不是他!下载爱阅小说app,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

  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,工作有段时间了。

  而现在,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……

  这个变化,让时宇发愣很久。

  千万别告诉他,手术很成功……

  身体、面貌都变了,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,而是仙术。

 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!

  难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 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,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。

  时宇拿起一看,书名瞬间让他沉默。

  《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》

  《宠兽产后的护理》

  《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》

  时宇:???

 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  “咳。”

  时宇目光一肃,伸出手来,不过很快手臂一僵。

 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,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,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,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。

  冰原市。

  宠兽饲养基地。

  实习宠兽饲养员。网站即将关闭,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陌上风流的禁止惹火

  御兽师?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33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33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